top of page
搜尋
  • 新聞民主與平台議價論壇

新聞稿五:數位平台未付費使用新聞內容,並獲得使用者數據 學者:不公平的競爭



在12月一連四場的媒體與平台協商會談中,雖然雙方互動少,卻較能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。Google代表在會中說明,Google 並不使用新聞媒體產製的內容盈利,反而為媒體提供免費連結。Meta代表強調全球的使用者,都是著重他們的短影音,新聞僅占3%。臺大新聞研究所教授林照真回應表示,兩大平台所言並非全部事實。平台刻意忽略使用演算法等自動化科技,藉用新聞內容為平台帶來使用者數據,並因此爭奪廣告利潤,是一場不公平的市場競爭。


臺大新聞研究所教授林照真指出,四場會議觀察下來,發現Google和Meta對於自身和新聞媒體的關係,呈現出不同的立場。Google在會中說明Google支持數位平台及新聞產業合作,有意願持續交流,並支持新聞媒體轉型。Meta則說明自己是為年輕族群等觀眾服務的企業,書面文字中並未提及和新聞產業的關係,僅在會談中強調新聞僅占平台內容的3%,且多由個人或發佈商主動發佈,並非由Meta操作。


林照真表示,兩家平台所言,並非全部的事實;平台對新聞產業造成的負面影響,更是完全不提。林照真說,這兩家平台都使用各自的演算法推播新聞,新聞價值標準卻和新聞媒體不同。Google的關鍵字搜尋引擎、Facebook的新聞分享,已經是目前民眾最主要的新聞使用方式。平台推播新聞的標準和新聞媒體不同,負面的新聞故事、八卦新聞,在平台上可以傳得更快、更遠,已經取代認真、嚴謹的新聞。又因為平台沒有守門功能,假新聞輕易出現在這兩大平台中,對民主社會造成極大影響。


林照真先就Google的情形表示,Goolge以搜尋引擎起家,1999年開始發展廣告營利,企業文化已經改變。Goolge使用自己的演算法進行訊息推播,不同訊息在搜尋引擎上排列不同,目的是吸引使用者點閱,並且有各式廣告網站穿插其間。Google的搜尋引擎固然可提供新聞的連結,更主要目的是連結廣告,新聞則具有沖淡搜尋時都是廣告訊息的效果。


林照真接著說,Google使用各種科技收集使用者資料,已經是不爭的事實。有質感的新聞內容,更為Google提供高教育程度、收入較高的使用者數據。Google不但在使用這些新聞內容時從未付費;也從不提及新聞產業有能力提供重要的使用者數據一事。等到新聞媒體驚覺此事,還必須付費給Google買GA360等昂貴軟體,才能取得自己的新聞使用者數據。


Google在會談中說明:「Google 並不使用新聞媒體產製的內容盈利,而是提供免費「連結」將有價值流量帶入新聞業者網站,幫助他們增加接觸更多網路使用者的機會。」等語,林照真則回應表示,Google的說明內容不符事實。Google搜尋引擎中的關鍵字廣告,為Google帶來最主要的收入。如果沒有新聞出現在搜尋引擎上,就不會有使用者去使用谷歌的搜尋引擎。Google News頁面雖然沒有廣告,使用者點擊後連結也確實會導流到新聞網站。但在計算廣告收益時,媒體多是使用Google的即時競價系統,Google和新聞媒體形成既競爭、又合作的關係。媒體的廣告收益中,Google至少可以有23.5%到32%的利潤抽成,在YouTube更可以有45%的抽成,媒體苦不堪言。


林照真苦笑說,她也同意,Google可以為媒體帶來更多的使用者,這是傳統新聞時代不可能做到的事。然而,每一個新聞使用者的資料Google都要,每一個成交的數位廣告,Google都要抽成。新聞媒體不了解,為什麼已經擁有以「億」計的網路新聞使用者,所得的廣告收益竟那麼少?以報紙來說,數位廣告數量增加616%,傳統的報紙廣告卻衰退近九成,報紙的整體廣告收入平均衰退86%。也就是媒體在網路上的努力,並未換來應得的報酬。


林照真表示,Google也說明願意幫助媒體主業進行轉型。但必須解釋,媒體之所以無法專心轉型,主因不全然在於技術,而在於網路新聞的廣告收入單薄,讓傳統媒體無法放心轉型。這是全球媒體之所以群起,要求Google數位廣告交易透明化的原因。


有關Meta的部分。林照真表示,Meta自2016年起,和台灣的新聞媒體合作「即時文章」(Instant Article; IA),並已宣布將於2023年4月取消IA的合作。不管如何,Meta已和國內新聞媒體建立七年的合作關係,在Meta自己出版的《新聞業與Facebook:指南》第11頁中並且說明此事,Meta代表在會談中卻一字不提。


林照真接著說明,在IA的合作方式中,Facebook先提供IA 格式給媒體,媒體須將所有新聞內容(文字+照片)放到IA 格式中。也就是媒體已把所有的新聞內容,全部給Facebook在手機上使用。雖然Facebook提到媒體若在即時文章中銷售自己的廣告,可保留100%收入。然而,手機中放置廣告有一定的技術要求,國內部分媒體曾嘗試卻失敗。以致多數媒體都是採取和Facebook廣告分潤模式。分潤模式是發佈商拿廣告收益的70%,Facebook則拿30%。不過,媒體並無法知道Facebook究竟賣出多少廣告,全部收益是多少,Facebook都未說明。

林照真表示,在IA 中,媒體無法為自己的版位定價,而是由Facebook的競價機制決定。媒體只能是,Facebook給多少,媒體就收下多少。同時,IA只進行廣告分潤,Facebook並未就內容使用付費。雖然Facebook已說明2023年4月時,將取消IA交易制,仍未解決國內FBIA制內容未付費的問題。

另外,林照真表示,Meta在自己出版的《新聞業與Facebook:指南》第10頁中,也提到新聞內容會出現在Facebook的動態消息(NewsFeed; Feed)中。這些新聞確實是由用戶或發佈商先發佈在自己的臉書粉專上,不過要說明的是,是Facebook的演算法,把這些新聞放在Facebook的動態消息上。在動態消息構築的動態牆上,則又有各式模仿新聞形態的廣告內容穿插其中。使用者以為是新聞便去點閱,這樣就可讓Facebook帶來廣告收益。Facebook在動態消息上的新聞連結,也是希望使用新聞來沖淡廣告色彩,並誘使使用者點擊廣告獲利。

林照真強調,發佈商主動把新聞放到Facebook上,讓個人可以自由分享。又因為使用者看新聞時,會按讚或進行新聞分享,Facebook又可因此找出使用者的性別與個人政治取向,再結合使用者的註冊資料、設備、地區等數據細節進行配對,又可以形成更多、更有價值的使用者數據,有助於Facebook去發展政治廣告,賺取更多的廣告利潤。

林照真說,Meta在臺灣和新聞媒體長期合作,卻隻字不提與新聞產業的關係,只強調自己是一個企業。如果不願面對對自己和新聞的關係,實在有損Meta形象,傷害使用者感情。

有關事實查核一事,Meta說明在全球捐助超過1 億美金,以支持整個事實查核產業倡議,並已與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與MyGoPen合作,確保 Facebook 及 Instagram 上的訊息信賴度。林照真表示,事實上Google和Facebook在全球壓力下,曾承諾共同提供6億美金支持全球新聞。Facebook說明它的3億美金已經用完,超過半數用在支持地方新聞上。

林照真表示,台灣的地方新聞與地方記者已因媒體廣告收入萎縮,人力縮減超過6成。在台灣的Facebook只支助事實查核團體,並未見對台灣的地方新聞有任何協助。林照真強調,台灣的新聞媒體代表華人世界的自由心聲與民主表率。能有如此成果,實因新聞與民主相輔相成。期望Facebook能坦率表達自己和新聞媒體的夥伴關係,支持台灣新聞產業發展。


123 次查看0 則留言
文章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